《弹痕》

返回书页

第367章 兄弟,一起回家(下)

作者:

纷舞妖姬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重生之征战岁月 交锋 三国之蜀汉中兴 抗日之铁血军魂 三国之狂战将军 向天传之三国行 三国小术士 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三国之最强皇帝 不世奇才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弹痕 热门小说网(https://www.remenxs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在越南第10号公路旁边一个叫“王窝”的小山村里,多了一个来自异国他乡的朋友。他就像是当年来到越南,帮助越南人民修建公路的中国后勤部军人一样,用木板、树枝和几块帆布,搭建起一个简陋的连木板房都称不上的住所。

    从此,每一天的清晨,当第一缕阳光透过远方那连绵不绝的群山,倾洒到野芭蕉树的树梢上,鸟儿还在赖在窝里,懒懒得不想睁开眼睛的时候,重磅铁锤砸到水泥坟包上特有的沉闷声响,总会准时响起,坚韧的划开了这片天与地之间的沉寂。

    万立凯就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野人,他独自居住在这个中国军人烈士陵园里。他用最简陋的弓箭和自制的小陷阱去打猎,他采摘原始丛林中,可以食物的各种植物的根茎和果实。当万立凯准备好足够的食物后,就返回去用重磅铁锤和坚硬的水泥坟包搏斗。

    三天后,万立凯的动作明显慢下来。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粗重工作,又没有进行这种高强度体力劳动必须拥有的保护措施,万立凯的双手上已经满是被磨烂的血泡。雅洁儿已经教会了万立凯,如何在缺乏药品的情况下,从身边找到可以替代的草药。他晚上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是点上一堆火,一边把自己的猎物烤熟,一边把那些块肉块上淌出来的油肪收集起来,混合着自己找到的草药,小心的涂抹到自己的双手。然后伸出双手,在火焰发出的热气抚慰中,看着自己的双手伤口,因为受热而以一种不自然的状态慢慢愈合。

    虽然……万立凯清楚的知道,到了第二天,他的双手抓起那柄重磅铁锤或者铁铲,只要稍稍用力勉强愈合的伤口就会再次迸裂。

    七天后,万立凯丢掉了手中木柄已经被他双手渗出来的鲜血,染成了黑褐色的铁铲,他终于用铁锤和铁铲,打开了一个坟包,看到了第一位烈士的遗骨。

    但是当万立凯跳进这个小心翼翼挖开的墓坑里,他很快就发现,想要搬出这样一位英雄的遗体,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!因为他的身体在生前一定是遇到了山石滚落之类的灾难,否则的话,他的身上的骨骼就绝对不会有这么多明显的断裂痕迹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一年之前,打死万立凯他也不会相信,自己竟然会用如此小心翼翼,如此温柔的动作,去抱住一具早已经干枯的骨骼,万立凯只是略略用力,这位英雄的骨骼,就在万立凯的怀里,猛然变成了一堆碎骨,透过万立凯的双臂,再次重新跌了回去。

    万立凯用了整整五个小时,才将这位先烈的遗体,一块接着一块的抱了出来,并用一种女人绣花般的动作,将所有的碎片重新放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。在这位先烈的遗体旁边,还放着一只老式的绿色军用饭盒,这是整个坟包里唯一的遗物。经过将近四十年的时光流逝,这个饭盒上的帆布背带早已经腐烂得一碰就断,当万立凯用自己的衣袖去用力擦拭这只英雄的遗物时,他又在这只饭盒上,看到了一句用刺刀刻上去的话:我是一个兵!

    万立凯不知道这句话,是不是这位先烈在生命垂危时,留下来的最后一句遗言,或者说,这就是他一生为之去努力的最执着信念?!万立凯真的不知道!

    万立凯架起了木柴,在他的身后,是“王窝”村全部的村民。所有村民都望着万立凯手中的火把,无论是老人,妇女还是儿童,他们都神情庄严而肃穆,他们都在静静聆听着万立凯唱起了一首歌。虽然并不是中国的军歌,但是在这个时候,万立凯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它。虽然绝大部分村民都不知道万立凯在唱些什么,但是他们却能听出这首歌背后蕴藏着的那种太过沉重的自豪!

    这是一首来自南斯拉夫电影《桥》的主题歌“啊,朋友再见”。由于年代实在太遥远,万立凯已经无法完整的唱出整段的歌词,但是他仍然在唱,他在用力的唱,尽情的唱。

    啊朋友,再见

    啊朋友,再见吧,再见吧,再见吧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

    你一定把我来埋葬

    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

    啊朋友,再见吧,再见吧,再见吧

    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

    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

    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

    啊朋友,再见吧,再见吧,再见吧

    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

    都说多么美丽的花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雄雄烈火终于在歌声的陪伴下,开始在这片凝聚了中国军人热血的第十号公路旁,在这个十六位先烈孤独沉睡了四十年,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探访的烈士陵园中高高扬起的时候,连带扬起的是万立凯的头。

    万立凯任凭自己那带着骄傲与悲伤的泪水,从他的眼睛里不停的流淌出来,连带一起流淌出来的,是万立凯灵魂上经过泪水,被彻底洗涤掉的灰尘!

    万立凯最后将这位烈士的骨灰,放到了他生前用过的军用饭盒里,然后他用一把并不锋利的短刀,在这个饭盒的正面,认认真真的刻下了这位烈士的名字。

    第八天,当万立凯勉强睁开自己的双眼,拖着自己过度疲劳的身体,推开自己那扇其实上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房门,准备继续工作时,他突然愣住了。因为在万立凯的房门前,多了几个用白面和玉米面掺在一起,蒸出来的馍馍,和一贴能够治疗伤口的膏药。万立凯弯腰拾起了那一包用野芭蕉叶包裹的馍馍,这几个馍馍竟然还是温温热热的,显然那些村民已经习惯了万立凯日常作息时间。

    万立凯抓起一枚馍馍,还没有把它送进自己的嘴里,闻着那一枚还带着温热的馍馍,散发出来的轻微香甜,连续七八天做着最繁重的体力工作,却只能自己打猎、采摘水果来填饱肚子的万立凯,就必须要先狠狠咽了一口自己突然间分泌严重过盛的口水,才能对着这枚馍馍张开了嘴巴,露出三十二颗已经有七八天没有刷过,只能用树枝就着河水去刮干净的牙齿,狠狠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嗷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就连背着白糖去冒险几度穿越中国边境,都要吃进口单兵食品,还要有滋有味的喝着法国红酒的万立凯,嘴里发出了一阵幸福的呻吟。万立凯敢确信,自己这一辈子,也不可能再忘记这几个馍馍的味道了……香,真他妈的香!

    咦?这些馍馍里,竟然还夹着红枣呢?怪不得不只香,还甜!

    风卷残云般的将几个馍馍连带自己昨天晚上吃剩下的小半只野兔肉,全部塞进了自己的胃里,再将新的膏药贴到自己的手上,万立凯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,扛起了重磅铁锤和铁锹之类的工具。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,在整个房间最醒目的位置上,一只到处都是碰撞过的痕迹,表面的油漆就像是麻风病人的皮肤一样,东一块西一块的脱落,却依然坚硬的绿色军用饭盒,在心里默默念着这只饭盒主人的名字,万立凯轻声道:“谢谢,味道真的不错!”

    那个陪伴着主人在地下沉睡了四十年,终于重见天日的绿色军用饭盒,保持了沉默。但是如果这位先烈真的泉下有知的话,现在他也应该可以带着笑容,再次陷入沉睡了吧?!

    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天重磅铁锤敲打在水泥坟包上的声音,听起来分外的带劲。

    也许是已经渐渐适应了这种高强度体力工作,也许是第二次干这种“盗墓”的工作,已经有种轻车熟路的感觉,总之五天后,万立凯又将第二位烈士的遗体搬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在整里墓坑里的烈士遗骨时,万立凯意外的又在第二位烈士的身边,看到了一只水壶。这一次万立凯的动作很小心,他没有再扯断水壶上的帆布背带。当他就着正午的阳光,仔细观察这个水壶时,万立凯在水壶的背带上,看到了一行用钢笔写上去的字,虽然经过了四十年不见天日的时光,这些写在背带上的字已经模糊起来,但是万立凯仍然瞪大了双眼,连看带猜的读出了上面写的话:如果革命要我去堵枪眼,我就去当***;如果革命要我去烧木炭,我就去当张思德!

    如果万立凯没有记错的话,这是**生前,说过的话!

    这位烈士虽然没有去像***一样堵了敌人的枪眼,也没有像那个带领一个班的士兵,在什么也没有的情况下,三个月就烧制出八万斤木炭的张思德,但是他活出了自己的尊严和光荣!

    随着体力的稳定恢复,不知道什么时候,万立凯的双手上,已经长了一层厚厚的茧,他的双手再也不会磨破了。

    当万立凯将第十六个用烈士遗物做成的骨灰盒,小心翼翼的放进他的手推车里的时候,他来到越南已经有整整四十五天了!

    回头望着被自己砸成一片废墟的中国军人烈士陵园,再看看那个高大的英雄纪念碑,万立凯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怪异到极点的滋味。从此以后,这里再也没有中国军人的烈士陵园!没有这片纪念英雄往事的丰碑,当再过上五十年,一百年后,这些仍然生活在“王窝”村的居民,整个越南善良的人们,还有谁能够记住,曾经有几十万中国热血军人,来到了他们这片土地上,用自己的热血和无悔的青春,为他们修建出一条条贯穿这片土地的大动脉?!

    突然间,万立凯有点明白,为什么这些英雄的遗体,要留在这片异国他乡的土地上。这是证明,是誓言,是丰碑,更是一种友谊的见证!

    “可是,纵然这些墓碑仍在,中越两国之间,不是依然爆发了长达十年的战争吗?而且,我认为……现在的中国,已经足够强大。虽然我们不主张战争,更不会去主动侵略,但是我们已经足够强大得不需要再用阵亡烈士的遗体,去铸造什么血肉丰碑了吧?!”

    战侠歌曾经说过的话,再一次在万立凯的脑海中回响,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会选择爱国,为什么一开始明明不自愿,现在却已经把军人这个职业,当成了我终身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万立凯当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堂堂正正的活着,不只是我自己,我希望我的亲人,我的朋友,我的家人,都可以堂堂正正,昂首挺胸的活在这片天与地之间。”

    当时万立凯没有听懂战侠歌的话,可是现在他懂了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在背后支持,一个民族又怎么可能在世界舞台上,扬起自己的腰肢,挺起自己的胸膛?!活在这个中国日益强大,渐渐可以用一种不亢不卑的姿态,屹立在世界东方的时代,是他们的幸运。能够守护这样一个母亲,更是他们的幸福!

    仅仅二十岁的万立凯,脸上扬起了一种和他年龄截然不同的沉思,他拉着自己那一辆多了十六个骨灰盒的手推车,在“王窝”村全体村民的注视下,慢慢的走远了。

    望着那个全身都写满了疲劳,却依然顽强的挺起了自己的胸膛,带着十六位中国烈士的遗骨越走越远的大男孩,那个年长的老妇人轻叹道:“这个男孩不得了啊!”

    一百多位“王窝”村民一起点头,他们望着万立凯背影的眼睛里,有的除了尊敬,还是尊敬!

    万立凯没有回家,他就那样拖着那辆盛载了十六位烈士忠魂的手推车,沿着十号公路默默的走着。一辆辆卡车从万立凯的身边经过,掀起了漫天的尘土,那些卡车里还有空余位置,足够放下万立凯和他的手推车,又想赚点外快的司机会主动停下来,问万立凯需不需要搭乘。万立凯坐到那些包着黑铁皮壳的卡车里时,有时候他也会遇到来到越南这个经济开始高速复苏,充满了商机和机遇的世界里来淘金的中国商人。听着他们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语交谈,听他们谈自己的生意赚了多少钱,听他们谈如何用少量的人民币,就收买了某位官员或警察,听他们评论,中国的人民币在越南的某些地方,可以花出美元的感觉,用二十块钱,就能买到一棵足足一米高的珊瑚……在这个时候,万立凯的脸上总会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万立凯手推车挂着的那面旗帜,吸引了一些同胞的注意,在那面鲜红的旗帜正面,万立凯用木炭在上面写了五个大字……我是中国人!

    在这面旗帜的反面,万立凯请“王窝”村的老师,用越语写下了相同的话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个坐在车厢右侧,看起来大概有四十多岁,有一张圆脸盘的男人,忍不住拎着自己装满了各种货物的手提袋走了过来。他对着万立凯露出一丝标准商人式的微笑,先表示友善的递过来一支在国内也就是五块钱一包的香烟,然后指着万立凯的那一辆装了一堆破破烂烂的军用水壶、饭盒的手推车,问道:“哥们,你是从哪来的,怎么发财?”

    万立凯穿的便衣,是他进入第五特殊部队时带过来的,全是在精品店里,一件就能至少顶普通工薪阶层一个月工资的知名品牌。这个长期在中越边境上穿梭,靠贩卖一些货物来赚取物价的精明男人,一眼就可以确定,万立凯穿的这些衣服和鞋子,绝对不是从地摊上买的假货。但是万立凯身边却带着这样一辆民工才会用的手推车,能把精品名牌穿得连路边的乞丐都不会再多去瞧一眼,脸上的表情却骄傲得仿佛坐着凯迪拉克,在第一大道的明星之路上接受万众的欢呼,也难怪万立凯会让这位中国同胞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万立凯没有接那支递过来的香烟,他本来就不喜欢吸烟,他想成为战侠歌的徒弟,想成为一个出色的狙击杀手,那么他更不会去碰香烟这种东西。发现万立凯不说话,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胸前口袋里露出来的一块包装粗劣,口味更是粗劣,嚼起来就象是吃一堆中药渣天知道里面掺合了什么玩艺的巧克力,那位同胞立刻知机的把两块钱一块,份量却挺充足的巧克力送到了万立凯的面前。

    万立凯有滋有味的吃着那块平时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巧克力,在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容,回答道:“我来自中国。”

    万立凯一开口,就让那个同胞连翻白眼,这不是废话吗?

    “至于我来到越南,”万立凯转眼之间就将整块象中药渣子的巧克力,全部塞进了跟着自己实在受了点罪的胃里,他沉声道:“是为了挖宝!”

    挖宝!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令人瞬间就能产生足够联想的词语,再看看万立凯那个工具准备充足,明显能够针对某种土木作业的手推车,那位同胞猛然兴奋的睁大了双眼,他就像是做贼一样,迅速在车厢里扫视了一眼,还好,长时间过于颠簸的旅行,已经让车厢里的所有人昏昏欲睡,并没有什么人关注他们两个人的交谈。

    “哥们,”圆脸的同胞附在万立凯身边,低声道:“大家都是中国人,有什么发财的路子,算我一个怎么样?我给你当帮手,有了好处我们六、四分,你六我四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看到万立凯摇头,那个圆脸的中国同胞狠狠一咬牙,道:“那七、三分怎么样,我只要三成就行了!有时候两个人一起做事,要比自己单干要方便得多。”

    万立凯仍然摇头,他低声道:“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!”

    这些中国人来到越南,是做着发财梦来淘金,希望有一天,可以衣锦回乡。而他,万立凯,来到越南,是来追寻先烈们走过的路,是要收集中国军人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绽放的最美丽瑰宝,带着他们,一起回家的!

    当万立凯下了那辆货车的时候,他略略惊奇的发现,那个送给他半块巧克力,有一张如盘子般圆圆脸庞的中国同胞,竟然也拎着他那个大大的旅行袋,跟在了他的身后。万立凯轻轻耸了耸肩膀,既然这位同胞认为跟着他可以发财,一心要跟定了他,那就让他跟着吧。

    万立凯带着自己那辆手推车,找到了第二个中国军人的烈士陵园。这一个烈士陵园掩埋的烈士遗骨更多,万立凯粗粗的数了一下,竟然有整整三十四座坟包。和“王窝”村附近的那个烈士陵园略略不同的是,这四十二座坟包,只有三分之二用水泥制成,还有相当一部分,是上面长满了杂草和野花的土坟。

    看着万立凯竟然砍伐树枝,搬下手推车上的帆布,竟然准备在烈士陵园里搭建一个简易的“帐篷”,那位万立凯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中国同胞,脸都发白了。“你就算是想盗墓,也不至于这么光明正大的吧?”

    看着万立凯仍然手中不停的搭建“帐篷”,那个中国同胞狠狠擦掉额头上的汗水,他望着万立凯手推车里整齐摆放在一起的军用水壶和饭盒,小心翼翼的道:“你看清楚了没有,这可是中国烈士陵园!在这里面埋的全是一群穷当兵的,你就算是把他们的墓全部都挖开了,又能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?”

    万立凯根本没有理会这位中国同胞,他只是飞快的组合着自己的简易帐篷,而那位现在还不死心的中国同胞,干脆把手里的大袋子往地上一丢,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,看着万立凯忙忙肆肆。他还在嘴里小声嘀咕着:“装,使劲装。我就不相信这就是你打算做的事情,想用这种方法把我支开,没门!嘿嘿,我刘少龙可不是一个傻瓜!”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,万立凯终于完成了手头的工作,望着那个歪歪斜斜,比难民营更像难民营的建筑物,他不由露出了一丝满意的表情。熟能生巧这句话真是一点也不错,现在他搭建“帐篷”的水准,看来也提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万立凯戴上了他花一块五毛钱,从一位越南村民手里买到的粗布手套,随手又拎起了他那一柄大号重磅铁锤。轻轻掂了掂它的份量,别说这样“盗”了四十多天的墓,他的力气真是长进了不少,现在他手里拎着同样一只重磅铁锤,感觉上却轻了很多。

    刘少龙瞪大了眼睛,看着万立凯就那样轻描淡写,一付老神在在的模样,拎着一只超大号的大铁锤子,走到了一个中国军人的墓碑前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真的蛮干吧?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刚从刘少龙的心里扬起,他就听到了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万立凯手中的重磅铁锤毫无花巧的狠狠砸到水泥坟包上。

    这小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盗墓,而且盗的还是有村民看守的中国军人的墓!在这个时候,刘少龙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    刘少龙再一次瞪大了双眼,他必须承认,万立凯真他妈的是一个砸水泥坟包兼盗墓的专业户,要不然怎么十几锤子下去,坚硬的水泥坟包,就出现了几十条越来越深的裂纹?!

    看着万立凯越砸越带劲,砸得如火如涂,砸得天怒人怨,砸得鬼哭神号,刘少龙的脸色忽青忽白,他突然忍不住跳起来,指着万立凯放声叫道:“疯子!疯子!疯子!我知道了,你是一个疯子,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疯子!!!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评价,万立凯忍不住放声狂笑。“哈哈哈……疯子,没错,我就是疯子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这种承受千夫所视的能力,没有这种近乎病态的执着,一个人凭什么创造奇迹,又凭什么在芸芸众生之中脱颖而出,成为所有人敬仰的英雄?

    疯子和英雄,也许真的只有一线之隔罢了!

    远方响起了一片铜锣的响声,一大群村民手里挥舞着木棍、马叉、菜刀之类的东西,对着中国军人烈士陵园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跑,我们会被他们打死的!”

    刘少龙还算仗义,在丢下一句警告后,他抓起自己的手提袋胞头鼠窜,万立凯真的没有想到,以刘少龙的身材和肥胖程度,竟然还能比被猎狗追赶的兔子跑得还快。

    万立凯没有放下手中的铁锤,他慢慢走到了自己的手推车边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一面红色的旗帜,被万立凯重重插到了这片属于中国军人的烈士陵园领地上。这面手工粗糙的红旗,随风飘舞,上面用木炭笔写的“我是中国人”五个大字,随之如火焰般飘动不息。

    万立凯没有再理会那些手持武器,明显冲着自己杀过来的越南村民,他再次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铁锤,对着面前的水泥坟包拼尽全力狠狠砸下去。就算他被越南村民里里外外的包围了几圈,插翅难逃时,万立凯手中的工作也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周围响起了一片或询问,或斥骂的声音,面对万立凯这样一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更张扬放肆得让人目瞪口呆的家伙,那些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的越南村民,却出奇的没有立刻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是因为有人看懂了万立凯竖立起来的那面红旗上的字,还是因为在这个时候,在万立凯这个稚嫩之气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拥有沉稳与执着这两种优秀特质的男人,正散发着一种张扬而狂放的浩然正气,让他们在心底产生了一种根本无法与之为敌的感觉?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直到终于听到了生硬却熟悉的汉语,万立凯才终于停止了手中的工作,随着中越关系恢复正常,商贸交易越来越频繁,能说几句汉语的越南人也越来越多,万立凯等的就是这样能做翻译的人。万立凯转过头,他略略的看了一眼和他说话的人,他那犹如身边那面不断飘扬的红旗般,散发着腾腾火焰的双眼,瞬间就狠狠刺中了面前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。

    万立凯指着自己身边那面红旗,傲然道:“中国人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带他们回家!”

    “可这里是越南的土地!”说到这里,那位越南人的语气已经渐渐转厉:“政府把看护烈士陵园的任务交给了我们,我们就有责任守护它!你这样的行为,无异于盗墓,我相信无论是越南还是你们中国,都绝对无法容忍你这种行为!”

    万立凯瞪着眼前这位越南村民,他猛然伸手指着烈士陵园最前方那个高大的英雄纪念碑,放声怒吼道:“告诉我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英雄纪念碑!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英雄,不是侵略者,不是罪犯,是曾经帮助过你们的朋友,是你们也要认同的英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面对万立凯的询问,那位越南村民毫不犹豫的点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万立凯在这个时候,站在那面红旗旁边,当真是气吞斗牛,他一字一顿的道:“土地,是你们越南的。可是,人,是我们中国的!”

    “看护他们,的确是你们的道义,他们是用生命来帮过你们的朋友。但是现在,你们不需要再执行这种因为道义而存在的责任了!”万立凯指着自己的胸膛,沉声道:“因为剩下的责任和义务,会由他们的同胞,他们的亲人来完成!如果谁说我们中国人没有这样的权利和义务,那就是扯淡!如果说谁要阻止我带这些中国的英雄回家,让他们和自己的亲人相聚,让他们在中国得到应有的对待,谁,就是我的敌人!!!”

    敌人!

    对于第五特殊部队的军人来说,面对敌人,他们唯一的方法,就是进攻,进攻,再进攻!

    对于第五特殊部队的军人来说,面对敌人,狮子扑兔亦尽全力,老兔蹬鹰纵死无悔!

    万立凯在这个时候虽然身陷重围孤立无援,可是他往那里一站,当真是头顶蓝天脚踏大地,又有谁敢认为,这样一个男人,是一个软弱可欺,能够让人为所欲为的目标?!

    不知道那个能够听懂中文的越南男人,对周围的村民们说了些什么,一群村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再看看昂然屹立的万立凯,最后他们终于慢慢散开了。

    突然有人对着万立凯鞠躬行礼,万立凯昂然而立,他是代为了帮助越南建设越南,而长眠于此的中国军人受此致礼,他受得理直气壮。然后万立凯对着这些越南村民,弯下了自己的腰。

    他是代这些被村民们守护了几十年的烈士家人,代中国几百万军人,向这些村民诚心诚意的致礼。

    当所有的村民都散尽后,万立凯再次举起了重磅铁锤,就在这个时候,他听到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说,你是好样的,你是一个真正的爷们!”

    听到这几句话,万立凯霍然回头,当他看清站在自己背后的人,万立凯也忍不住瞪大了双眼。是刘少龙,他竟然又跑回来了!

    “我越想越不对,你怎么看也不像是笨到自寻死路的傻瓜。有人说好奇心能杀死猫,这话真是一点也没错,明明知道回来会很危险,我还是忍不住偷偷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少龙把那只硕大的手提袋扛在自己的肩膀上,他那张圆圆的脸上,满是汗水。想来扛着这么沉重的一个手提包,还要跑得那么快,已经是他体能超常发挥的结果了吧?

    “我也当过兵,可惜我在部队里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头兵。学军事技术,我总是拉全班后腿的,说思想觉悟,我总要被连队指导员点名批评。后来我兵龄期满,是农村户口的我,又回到了老家,我的生活依然是一成不变,也没有什么战友再和我这样一个不成气的家伙来往。仿佛我当过兵,扛过枪,只是一场很长的梦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少龙望着万立凯,低声道:“我一辈子都想象你刚才那样,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,当一回让人敬仰的英雄。可是我根本做不到,说到底,我只是一个又笨又蠢,还喜欢做着白日梦的家伙罢了。”

    万立凯保持了沉默,面对这样一个男人,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刘少龙默默的从自己的手提袋里拿出来一些东西,放在了万立凯的手推车里,“我想,我应该留下来,陪你一起把这些英雄的遗骨带回中国,但是就连这一点我也做不到。我是一个丈夫,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我们全家都指望着我赚钱糊口。我能为你做到的,也只是这么多了……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刘少龙背着自己的手提袋,逃命似的跑掉了。而他留给万立凯的东西,品种可真是够杂够多的,这其中有皮手套,有消炎药,有一只可能能收到中国广播电台节目的收音机和几节干电池,甚至还有不知道从哪个库房里挖出来,无论是式样,功能都绝对数于过时产品的电子表。

    估计中国刚刚开放的年代,一些发达国家所谓的“国际友人”,也是带着这种过时产品,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,带着华而不实的昂贵价格,跑到中国淘金的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万立凯不能不想到了日本负士通公司(没有打错字,相信大家都知道说谁吧),想到了日本负士通公司,对中国的“帮助”与“友善”。

    在改革开放初期,中国通过招标的方式,希望通过购买通信设备,来改善中国通信落后的现状。日本公司一开始提供的全套设备价格,实在是物美价廉,轻易战胜欧美国家,得到了合约。结果呢,日本希望永远领先中国的通讯业一步,他们不出售最先进设备,不做技术转让,利用日本通讯业传输接口和国际不兼容的特点,卡住了中国的脖子,到了八十年代,还只卖给中国纵横交换设备,程控数字机漫天要价。更无耻的是,卖给中国的设备一旦发生局部损坏,换一个零配件的价格,很可能就顶得上一套原装设备。

    负士通公司以为中国根本没有壮士断腕,淘汰全部网络,来摆脱他们控制的决心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错了!

    中国,真的以淘汰全部网络的代价,重新接受了欧美公司的设备及技术转让,淘汰了日本的设备!

    这种壮士断腕,是一种中国的幸运,也是一种不幸!

    前车之辙,后事之师,万立凯真心的希望,以后中国不要再吃这种亏,上这种当了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    孤独的生活,剧烈的体力劳动,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,一天天的度过了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全新的环境,万立凯依旧是靠山吃山,那些善良的越南村民们,依旧会偷偷送一些食物给万立凯。

    两周后当刘少龙捏着一个倒空手提袋,小心翼翼的捂着自己的口袋,回到这个地方时,万立凯正在用一只铲子,小心的铲掉已经被他砸开的一个坟包里面的泥土。看着万立凯跳进墓坑里,用把情人抱上床一样的温柔,把一具完全风干的尸体抱进自己的怀里,再小心翼翼的带到地面上,刘少龙就觉得自己胃部发紧。

    刘少龙放下两瓶罐头一包饼干,和一块无论是包装还是口感都要比上一块好得多的巧克力,然后捂着自己的嘴巴,飞一样的跑掉了。他知道自己和万立凯相比,很懦弱,很平凡,但是至少他不想让万立凯看到他呕吐的样子!

    一个半月后,当刘少龙又神使鬼差的带着新的货物,走到这个已经来过两次的地方时,虽然在心里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,但是他仍然惊呆了。

    因为,万立凯仍然在。他仍然在用力挥动手中已经换过一次的重磅铁锤,在他的身后,是二十多个被他砸开的水泥坟包。而在万立凯的“帐篷”里,多了二十多个各式各样的骨灰盒。

    刘少龙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人,一个笨得让人汗颜,笨得让人为之动容的家伙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,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WWW.CMFU.COM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)

弹痕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remenxs.com/shu/11179.html

弹痕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remenxs.com/11179/

弹痕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remenxs.com/txtxz/11179.html

弹痕手机阅读:https://mm.remenxs.com/11179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367章 兄弟,一起回家(下)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弹痕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remenxs.com)

上一章:第366章 兄弟,一起回家(上) 弹痕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:第368章 笨小孩(上)